欧文:我和小贝不是朋友,世界杯红牌让全队失望

欧文在自传中透露,他和贝克汉姆从来都不是朋友,他对世界杯上的贝克汉姆红牌仍然不满意。

欧文和贝克汉姆不仅是英格兰的国际球员,而且在皇家马德里也有队友,但欧文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和路易丝住在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房子附近,他们是两个英国家庭,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们对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在意。尽管路易丝和维多利亚都很孤单,但他们都在照顾孩子。他们偶尔去训练场观看我们的训练,但是友谊仅限于此。”

欧文指出:“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当我们在皇马一起工作时,贝克汉姆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共同之处。我不喜欢时髦的着装或与社交名流进行社交。从社交角度来看,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级别上。”

欧文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也批评了贝克汉姆的红牌。 “这是故意的,不成熟的,而且比暴力还糟。当我坐在这里写这部自传时,我知道一个球员可以参加世界杯。如果我说英格兰的每个人都对贝克汉姆的举动并不失望,那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我在撒谎。当然,之后不应该对他进行侮辱,人们也不应烧毁他的画像。但是贝克汉姆(Baker Ham)确实使我们感到失望,今天我仍然对此感到有些不满意。”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131

参与

1418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欧文在自传中透露,他和贝克汉姆从来都不是朋友,他对世界杯上的贝克汉姆红牌仍然不满意。

欧文和贝克汉姆不仅是英格兰的国际球员,而且在皇家马德里也有队友,但欧文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和路易丝住在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房子附近,他们是两个英国家庭,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们对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在意。尽管路易丝和维多利亚都很孤单,但他们都在照顾孩子。他们偶尔去训练场观看我们的训练,但是友谊仅限于此。”

欧文指出:“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当我们在皇马一起工作时,贝克汉姆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共同之处。我不喜欢时髦的着装或与社交名流进行社交。从社交角度来看,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级别上。”

欧文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也批评了贝克汉姆的红牌。 “这是故意的,不成熟的,而且比暴力还糟。当我坐在这里写这部自传时,我知道一个球员可以参加世界杯。如果我说英格兰的每个人都对贝克汉姆的举动并不失望,那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我在撒谎。当然,之后不应该对他进行侮辱,人们也不应烧毁他的画像。但是贝克汉姆(Baker Ham)确实使我们感到失望,今天我仍然对此感到有些不满意。”

欧文在自传中透露,他和贝克汉姆从来都不是朋友,他对世界杯上的贝克汉姆红牌仍然不满意。

欧文和贝克汉姆不仅是英格兰的国际球员,而且在皇家马德里也有队友,但欧文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和路易丝住在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房子附近,他们是两个英国家庭,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们对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在意。尽管路易丝和维多利亚都很孤单,但他们都在照顾孩子。他们偶尔去训练场观看我们的训练,但是友谊仅限于此。”

欧文指出:“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当我们在皇马一起工作时,贝克汉姆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共同之处。我不喜欢时髦的着装或与社交名流进行社交。从社交角度来看,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级别上。”

欧文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也批评了贝克汉姆的红牌。 “这是故意的,不成熟的,而且比暴力还糟。当我坐在这里写这部自传时,我知道一个球员可以参加世界杯。如果我说英格兰的每个人都对贝克汉姆的举动并不失望,那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我在撒谎。当然,之后不应该对他进行侮辱,人们也不应烧毁他的画像。但是贝克汉姆(Baker Ham)确实使我们感到失望,今天我仍然对此感到有些不满意。”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131

参与

1418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欧文在自传中透露,他和贝克汉姆从来都不是朋友,他对世界杯上的贝克汉姆红牌仍然不满意。

欧文和贝克汉姆不仅是英格兰的国际球员,而且在皇家马德里也有队友,但欧文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和路易丝住在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房子附近,他们是两个英国家庭,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们对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在意。尽管路易丝和维多利亚都很孤单,但他们都在照顾孩子。他们偶尔去训练场观看我们的训练,但是友谊仅限于此。”

欧文指出:“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当我们在皇马一起工作时,贝克汉姆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共同之处。我不喜欢时髦的着装或与社交名流进行社交。从社交角度来看,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级别上。”

欧文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也批评了贝克汉姆的红牌。 “这是故意的,不成熟的,而且比暴力还糟。当我坐在这里写这部自传时,我知道一个球员可以参加世界杯。如果我说英格兰的每个人都对贝克汉姆的举动并不失望,那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我在撒谎。当然,之后不应该对他进行侮辱,人们也不应烧毁他的画像。但是贝克汉姆(Baker Ham)确实使我们感到失望,今天我仍然对此感到有些不满意。”

欧文在自传中透露,他和贝克汉姆从来都不是朋友,他对世界杯上的贝克汉姆红牌仍然不满意。

欧文和贝克汉姆不仅是英格兰的国际球员,而且在皇家马德里也有队友,但欧文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密切。 “我和路易丝住在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房子附近,他们是两个英国家庭,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是我们对社交生活并不怎么在意。尽管路易丝和维多利亚都很孤单,但他们都在照顾孩子。他们偶尔去训练场观看我们的训练,但是友谊仅限于此。”

欧文指出:“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当我们在皇马一起工作时,贝克汉姆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共同之处。我不喜欢时髦的着装或与社交名流进行社交。从社交角度来看,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级别上。”

欧文在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上也批评了贝克汉姆的红牌。 “这是故意的,不成熟的,而且比暴力还糟。当我坐在这里写这部自传时,我知道一个球员可以参加世界杯。如果我说英格兰的每个人都对贝克汉姆的举动并不失望,那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我在撒谎。当然,之后不应该对他进行侮辱,人们也不应烧毁他的画像。但是贝克汉姆(Baker Ham)确实使我们感到失望,今天我仍然对此感到有些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