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化包装削弱了《徒手攀岩》的原始力量

?

东方网9月15日消息: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奖”《徒手攀岩》上周五的上映,在5天的票房中仅获得2500万,这一成绩并不令人满意,再次反映了纪录片在目前的状况市场。

就电影的张力而言,我认为这部电影可以获得满分。在进入电影院之前,我对攀岩了解不多。这个消息经常看到登山者不幸丧生的消息。我后悔不禁感叹:这些人为什么不活着,冒着生命危险攀登?那些陡峭的山峰和雪山?

看完电影《徒手攀岩》之后,我改变了主意,并考虑了以下两个原因:首先,电影的主人公亚历克斯霍诺德(Alex Hornod)攀登975米的酋长岩时的惊人技巧。征服了我他在影片中展示的登山技巧可以用艺术来描述,这是力量和技巧的完美结合。眼见为实,这已成为一种艺术享受。其次,我看到了Alex的镇定力和清晰的眼睛。他的眼睛充满绿色,害羞和平静,就像隔壁的孩子一样。最主要的是,这种眼睛有一种平静和无所畏惧,而他们的眼睛没有恐惧。

像亚历克斯霍纳德这样的人无法被普通人的思想所理解,但是这部电影使用一种类型的电影来讲述亚历克斯的整个攀登过程,例如穿插其中。在女友桑妮(Sanne)的日常生活中,他如何克服对吃蔬菜的心理恐惧,如何坚持要素食,以及一部分钱来建立慈善基金,帮助有需要的人等等。在影片中,亚历克斯去医院做了磁共振检查。他发现大脑中的杏仁核需要更多的刺激来刺激反应。从某种意义上,这也解释了他比正常人慢。的原因。

导演试图深入亚历克斯的内心世界,让观众看到他内心的方方面面。从讲故事的角度来看,这种讲故事的方式无疑很吸引人,但问题是,这些细节真的能展现亚历克斯的内心世界吗?我觉得很难。编辑试图向亚历克斯展示普通人的一面,从而接近观众。看,超级英雄其实是个普通人!但我认为这样的表演实际上削弱了亚历克斯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自由攀岩者的原始力量,正如他在书末所写的那样:群山在召唤我去那里。这种自信无畏的精神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孤身绝壁》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2012年曾驾驶单人深潜器成功下潜至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底部,这部取名《阿凡达》的纪录片也在国内公映过,不过票房比《深海挑战》更惨。一贯擅长在商业大片中煽情的卡梅隆,却在这部纪录片中非常理性地展示了他为下潜所做的各项准备,影片记录了潜水器在不同深度海水中试验的整个过程,影片中除了最后有家人出席,几乎没有煽情的片段。其实《徒手攀岩》中也省略了亚历克斯为这次登顶酋长山所做的各项准备,据说光是为了验证路线,他前前后后有保护装置地就登了七十多次酋长岩,务必做到万无一失,但影片显然有意忽略了这个过程,戏剧效果是达到了,但这样很容易给人以错觉,以为这样的攀登是随意为之。

我在想,如果影片能够在类型化包装上弱化一点,在展示亚历克斯对于登顶的信心上更决绝一点,把准备工作的过程拍得更具体一点,虽然可看性会差一些,但一定会让这部纪录片更加有力量,让观众对于徒手攀岩这项运动更多一些理性理解,也会让人对自然更多一份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