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管CEO大减薪!这家公司却逆市加薪 CEO年薪近9000万!

摘要

[全球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幅减薪!该公司将首席执行官的薪水提高了近9000万!公众普遍对财务主管的薪水大幅度提高不满意,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报酬受到密切关注。这给资产管理公司施加了压力,要求他们平衡努力以激励高层员工并减轻公众的不满。 (中国基金新闻)

公众普遍对财务主管的薪水大幅上涨不满意,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报酬受到密切关注。这给资产管理公司施加了压力,要求他们平衡努力以激励高层员工并减轻公众的不满。

降薪是主要主题

近24家欧美资产管理公司的年报和监管文件显示,美国和欧洲基金公司的8位首席执行官和10位CEO在2018年降低了薪酬,这主要是由于管理成本上升和不利因素。市场趋势影响了资产管理公司的利润。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减薪是非常普遍的。纽约证交所交易公司智慧树(Wisdom Tree)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斯坦伯格(Jonathan Steinberg)下跌35.5%,至略低于200万美元。自2016年初以来,smart tree的股价下跌了57%,而斯坦伯格的工资在过去两年里下跌了64%。其他薪酬不断下降的美国首席执行官包括富兰克林坦普顿(franklin templeton)的格雷格约翰逊(greg johnson)和因维斯科(invesco)的马蒂弗拉纳根(marty flanagan)。

也有一些公司逆势而动,比如伊顿万斯(eaton vance)首席执行官托马斯福斯特(thomas foster)将所有美国首席执行官的薪酬提高了17%,至1240万美元(约合8800万元人民币)。最高涨幅。伊顿万斯报告称,截至2018年10月31日的财年,该公司吸引了173亿美元的新业务,这是该公司连续第23年吸引正资本流入。

在欧洲,首席执行官减薪更为普遍。 Anshi Group的Mark Combs的薪水缩水了三分之二,而在伦敦上市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Ellis却损失了一半以上的薪水。据业内人士称,基金首席执行官薪酬与金融市场表现密切相关,而金融市场在2018年表现不佳。基金公司的人均收入等指标也有所下降,这也增加了首席执行官薪酬的下行压力。

最赚钱的首席执行官减薪幅度很小

仍然是同伴的2倍

Bellede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也在去年的减薪名单中。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披露的信息,Fink在2018年获得了2,650万美元的共同基金。该行业位居榜首,比上年的2,770万美元下降了4.3%。那一年,这家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的工资仍然是其他共同基金公司的两倍以上。

贝莱德在四月份报告说,芬克去年削减了400万美元,减幅为14%,至2400万美元。这意味着贝莱德宣布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要低于监管机构的宣布。芬克当时表示,他对贝莱德股价的表现“深感失望”。贝莱德股价去年下跌了23.5%。但是,这部分薪水不包括尚未授予的约4,66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定,年度报酬披露应包括给定年份的所有现金收益和基于股票的奖励金。股票奖励从获得奖励到兑现的时间可能会大大增加。因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使用股票的现值代替奖励股票奖励的公允价值更为合理。估计薪酬。按照这一衡量标准,芬克的实际工资(基本工资,现金奖金和股票奖励)去年增长了62.2%,达到5125万美元。

在过去的10年中,根据贝莱德(BlackRock)偏爱的薪资测算,芬克(Fink)的薪水约为2.508亿美元。但是在计入既得股票和期权之后,芬克自2009年以来的实际报酬接近4.11亿美元。这不包括附在股票和期权奖励上的股息价值。

基于绩效的可变薪酬构成了每个资产管理公司CEO薪酬的重要部分。 CEO薪酬安排的复杂性使薪酬制度非常复杂。衡量奖励公平性的一种简单方法是按照年收入比例衡量首席执行官的薪酬。根据该标准,芬克在该指标上得分很高,仅占贝莱德收入的0.18%。

对于公司而言,首席执行官的薪酬现在甚至是一个“声誉问题”,因为巨额奖金迅速吸引了政治和公众的关注。业内人士指出,现行的薪酬制度对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成员和薪酬顾问而言太有利了,不利于普通员工和公司股东。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责任编辑:DF075)

法学